炸地瓜角荣

只有翻车的时候会评论的都拉黑哦,正文里已经说明了自己不看还要评论问的也一样。

fz相关的车会补在微博好友圈

以后如果发有车的文只会在lof发没有车的版本 车都会发在微博好友圈

需要的可以私信下我微博@是有船长的角荣了 加下好友

为了防止钓鱼稍微有一点点要求

1.有购买正版商品/日文同人本的和写上自己的id的小纸条一起拍照发给我(至于哪个角色或者哪些cp应该不需要我说了吧)

2.经常留评论的妹子我都眼熟也可以直接告诉我lof id让我加好友

微博会刷屏 不想看到日常的可以屏蔽然后找车的时候点出来就好


好想吃兰雁主从逆转哦

老妈系巴萨卡间桐雁夜

因为处于狂化状态缺乏辨别能力会把master当成自己的侄女疼爱(因为魔力相似)

总是用自己朦胧的老花眼疼爱地看着比他高半个头的小卷毛法国男人

经常企图公主抱master然后闪到腰

这样的

标题叫 和老妈系从者谈恋爱了

居然从桌面的文档里拖出一个性转樱雁的车头

该说不愧是我吗……


一、


一切的转变发生在学园祭结束后的下午。


雁夜呆滞地看着那个说着“我回来了”在玄关换鞋的少年。间桐樱的身上还穿着性转换咖啡屋的女侍者装,鬓边系着水红色的蝴蝶结,垂落的长发遮住了颊边,显出柔和的弧度来。

记忆的匣子在那一瞬间被击碎,尘封的回忆泼洒出来,将其陷入过去的泥淖中。

实在是过于相像了。


“叔叔?”

少年察觉到雁夜的异样,开口问的时候,愣怔的男人终于找回了意识。

本以为对于自己变化过于敏感仿佛变态一般的中年男人会立刻对这身着装发表什么评价,诸如我们樱君真是太好看了女装也很适合之类的,谁料到...

【咕哒♂雁】戒断反应

第一人称注意


当我提到魔力供给的时候,魔术师的嗓子响亮地咕隆了一下。


玛修提议救下的那位在这个异闻带中的风尘仆仆往返的旅人,与其说是英灵,更不如说像凭据在什么灵基上面的幻灵,残破不堪的灵基被深重的执念支撑着,勉强维持现在的样子。

“这样子真的还有救吗,这时候只能拿出那个黄金的对称的闪耀着圣洁光芒的道具了吧master?”保持着年轻面庞的神父装模作样靠近查看那人的情况,嘴上说的却是忽悠我拿出贮藏的圣杯的话。

然而被天草靠近似乎是一项极难忍耐的事情,明明是第一次见面,那人落在ruler胸口悬挂着的十字架的目光似乎看到了什么最为厌恶的东西。

他扯着身子象征性地后退了几步...

【兰雁】master是黄漫老师(1)

现paro 标题就是玩个梗其实这篇全名很长叫:我的master是黄漫老师 他还要我当他的人体模特

小说家兰x插画家雁


女装攻注意

剃毛play注意

1.

兰斯洛特再见间桐雁夜的时候,那位前辈已经跨越了恋爱的阶段直接迈入了标准老父亲的行列。

虽然名义上或许不太正确,但如今间桐雁夜的心态就是那样没错。

两人是大学的时候同一个社团的前后辈,在上一任社长光荣毕业之后,文学部也光荣沦为人妻爱好者研讨会。而在那继往开来,承前启后的一年中,思想的火花猛烈碰撞,诞生了许多了不起的作品。

当然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过往的回忆会被岁月的流水稀释成朦胧的画面,过往的作...

拉郎EX

【绮雁】把狼当做狗寄养在我家的我发小一定是脑子有问题

相声文

很多废话低俗老梗对不起

因为段前空格一直是在word里设置首行缩进所以并不能呈现出来。


会逛游戏论坛的灌水专区的人大多是闲的没事干。

新宿虫家里的长辈养着一只非常凶恶的大型犬,但是基本上是他在照顾。而倒霉蛋新宿虫常常以“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今天又要买新的沙发了”为开头在论坛发布帖子诉苦。


网友们一开始只是抱着围观的心情看他与家里的恶犬斗智斗勇,由他的不幸产生自己过得还算不错的满足感,偶尔也通过留言发布几句宽慰的话语。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时间有着改变人的神奇魔力,在这般痛苦折磨下,新宿虫居然多多少少积累了些饲养宠物的心得,抱怨的帖子渐渐就歪楼成了铲屎官...

【雁时】明天请和我谈恋爱

标题来自山本小铁子太太的商业志
大学生paro,ooc是肯定会有的

远坂时辰会屈尊降贵买跟间桐雁夜相同品牌型号的电脑,完全是为了遇到问题的时候解决起来更方便。
就算重启刷新这样的简单步骤对时辰来说也属于困难范畴,而原本就糟糕的操作在遇到问题的时候往往会将情况变得愈发糟糕。
虽然照着那个人说的一步步做完全没问题,变成文字说明时候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远坂时辰尝试自己解决不成最后不得不重装系统的惨剧后,他最终选择屈服,任由间桐雁夜的将他的号码绑上了自己手机快捷键。
毕竟几乎万能无论哪一项成绩都很优秀的远坂家少爷不擅长使用一切电子产品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此时的他对着面前黑了屏的...

就写来爽的不知道什么东西
没有标题

吉尔伽美什没有霸道到插手言峰绮礼个人爱好的程度,只是自从神父把那个家伙从间桐家的虫仓拖出来放在教会的地下酒窖后,英雄王就失去了一个还算喜爱的饮酒之处。
虽然有抱怨过“有那样的垃圾在让整个地下室都仿佛变成了垃圾场”,年轻的神父依旧我行我素。
这家伙明白了何为愉悦之后,对这一感受的追求化作恐怖的执念,强烈到连本应死去的愉悦之源没能得到应有的解脱。
虽然是保住了性命,间桐雁夜似乎陷入在了奇怪的幻觉里。
那是不愿接受自己失败的男人临终前的自我满足。
虽然因为在最后的关头补足了维持生命的魔力,却还是维持在了蒙骗自己了状态。
他的脸上带着奇怪的笑容,有时还会说出奇怪的自称,赫然是陷入了...

【fz/绮雁】日々と君

BGM


日々と君


2年A班守口如瓶的言峰君,据说只要请他吃小卖部的麻婆豆腐定食就能听你讲任何事情,而且绝对不会说出去。
言峰绮礼不知道这样的谣言是如何传出去,虽然他父亲是冬木教会的神父,但等到自己成为代行者也是很久以后的事情,现在的绮礼是没有义务与立场去听高中生讲述他们的烦恼。
或许是绮礼入学时挂着十字架的装扮和寡言自制的性格让人产生了这个家伙很可靠可以当做倾诉对象的错觉吧。
每当有人上门,他所需要做的不过边吃麻婆豆腐的时候边面无表情地听人絮絮叨叨讲一些生活中遇到的琐事。其实他听的时候大脑都呈现着放空的状态,精神主要集中在品味麻婆豆腐的味蕾上,完全没注意对方倾诉了什么,自然不存在时候泄露的可...

1 / 11

© 炸地瓜角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