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地瓜角荣

只有翻车的时候会评论的都拉黑哦,正文里已经说明了自己不看还要评论问的也一样。

【卡姐咕哒♀】荆棘环

FGO同人

卡姐咕哒♀

咕哒子的名字为藤丸立香

 

荆棘环

 

荆棘之中没有蔷薇,也必将绽放猩红。

 

卡米拉在与藤丸立香的一次偶然的对话中得知,在召唤至迦勒底之前两人也曾有过数次会面。

成为英灵不需要饮血也能保持长久不变的容颜,可生前的习惯使她总是把注意力放在少女脖颈下流动着的血液上。

她能感受到那血管里流动的生命力,只是看着它透出的颜色,就能想象出带着体温的新鲜血液流淌在白皙肌肤上的画面,比记忆中城堡外围的蔷薇花丛还要美丽。

或许是久远以前的欲望让她忍不住开口询问。

“假若御主死亡的话,从者会怎样?

然而那回答却是两人都心知肚明的,从者会回到英灵座,或许会被新的御主召唤到不同的时空。

而她不会记得曾经指挥过自己的御主,只能有保生前的记忆。

她会对另一个人说出那句提到命运的话,让对方称呼自己为卡米拉。

“就像我完全记不清前一位御主是谁了。”她这么说时,藤丸立香指了指前来助战的贞德Alter。

卡米拉发出一声难以置信的轻呼,然而这音调逐渐变低,最终化作轻叹。

“果然不会有半点印象。”她低头对上那双橘色的双眸,话语中带着他人无法体察的庆幸。

 

在此前的不久,因为他人对自己的怨恨,连累御主一并被困在了噩梦之中。

梦的起点是恰赫季司城,卡米拉在那里抽出美丽少女的鲜血,穿刺憎恨对象的肉体。这座城堡是为她而建造的荆棘环,他们制造绝望与鲜血,给尊贵的主人、这圆环的中心点供给源源源不断的养料。

而最后,随着染血的荆棘逐渐生长,这荆棘的所有者——卡米拉自身也无法挣脱。

生前最后一段记忆,她在被封上每一个出口的阴暗城堡里锁上一个房间的房门;梦醒的最后一段记忆,她站在城堡的出口,向迈向光亮处的御主道别。

如果在还是过去自己的那时,能遇到像你这样的人。如果能将手伸向像你这样的光芒。我——。

这是她人生的荆棘,周而复始形成的一个环,她在其中看到过由铁处女中涌出的新鲜血液,听到过铜牛之中绝望的呻吟声,踱步于没有光芒的阴暗噩梦中。

她不能摆脱噩梦,也不会为此否定自己的人生。

虽然因为过去的习惯,卡米拉曾经对自己的御主提出过以鲜血作为等价交换的回报要求,但是她的内心依然十分清楚:藤丸立香带着她熟悉的,属于少女的鲜血的芳香,却并不属于这个地方。

 

无论魔偶、亡灵亦或是她自身,都无法阻拦她的去向。

而当她不在作为这位御主的从者后,甚至连曾拥有过与这光芒相关的记忆也消失殆尽。

卡米拉生前活得贪婪又恣意,而身为英灵却只祈求与来自御主的触碰。

并非由于那人身上流淌着的带着生命热度的鲜血,只是因为那个人本身。

那个冷静的,有着卓越指挥能力,却在她受了伤之后惊慌失措,以为自己的鲜血能帮助对方恢复便弄伤自己的那个藤丸立香。

她注定要成为耀眼的光。

 

虽然在生前未能有幸相遇,而不可知的未来又似乎近在咫尺,但梦魇会驱散梦魇,而她将以己身所化之荆棘,对那位少女道一声:

 

好梦。


评论
热度(63)

© 炸地瓜角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