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地瓜角荣

只有翻车的时候会评论的都拉黑哦,正文里已经说明了自己不看还要评论问的也一样。

【代我】伞下心



放课铃一响,就算是室外的大雨也拦不住迫切回家的学生们,鹿代撑着下巴,看窗外各色的伞在雨幕下张开。

“鹿代,要我带一程吗?”

大概是觉得某人懒散到了明明知道会有雨还不备伞的地步,邻座的井阵这么问到。

“不了,谢谢。”

鹿代礼貌地拒绝了,眼光依旧看着窗外。

一把暗红色的伞出现在了视野内,少年的唇角勾出计谋得逞的弧线。

今天听母亲说我爱罗舅舅会过来的时候,就把本带好的伞故意“落”在了门口。

看着那与众多伞移动方向相反,一点点靠近教学楼的暗红伞面,鹿代觉得自己一直以来懒散沉静分心跳得砰砰作响,几乎要超过雨落的速度。

我爱罗步入楼中收了伞,抬头就看见熟悉的少年。

鹿代倚在门边的墙角里,看着一本讲述棋艺的书,发现他的到来之后,带点焦急的脸上展开笑容。

“舅舅!”

少年这么喊着扑过来,揽住我爱罗的肩膀。

“都这么大了,还不带伞?”

虽然我爱罗常年板着脸,见到鹿代也不禁翘了唇角。

“反正舅舅会来接我。”

我爱罗揉揉少年脑后看上去挺扎手的发,感慨自己这外甥怎么变得越发粘人。

明明小时候见他的时候还端着一副老成样子不肯被他抱起来。

“回去吧。”

我爱罗这么说着撑开伞,雨小了些,打在伞面上,发出仿若沙铃轻轻晃动的声音。

我爱罗撑着伞,碧色的眸子直视前方,似要氤氲在眼前这片水雾中。鹿代牵着他另一只手,似要躲那斜落入内的雨丝,紧紧挨着我爱罗的腰。

我爱罗没有说话,伞朝着鹿代的方向倾了倾。

鹿代看着我爱罗湿透的肩头,握住他持伞的手,将伞端平。知道我爱罗不喜欢雨天出门,也厌恶身上漫上水的潮气。但这都不能阻止鲜少到来的他给自己的外甥送伞。

从小到大,我爱罗都是这样宠着鹿代,他从不明显的表现出来,就像雨这一般,一点点浸湿人心。

“舅舅,你喜欢我吗?”

出乎意料地,鹿代用这样一句话打破沉寂。

“喜欢。”我爱罗并不在意没被用上的敬语,旋即给出准确的回答。

似乎是从鹿代开始粘着他之后,我爱罗总被询问这样的问题。即使我爱罗每次都迅速给出肯定的答案,还是被不断地询问着。

不知是为了确认还是想得到其它的回答。

即使紧紧挨着尽可能节约了伞下的空间,两人靠近伞边的肩头还是湿了个彻底。

下次还是多带一把伞好了。

我爱罗这么想着的时候,却听见少年说道:“以后换我来给舅舅送伞!”

少年这么说着,仿佛在许下某种恒久的诺言。

“好。”

Fin

评论
热度(41)

© 炸地瓜角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