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地瓜角荣

只有翻车的时候会评论的都拉黑哦,正文里已经说明了自己不看还要评论问的也一样。

【渣反】探求之物(公仪x师尊)

探求之物

 

 

 

 

你探求的东西是什么。

 

我探求的东西是什么。

 

是你所探求的东西。

 

得知了又如何呢。

 

就能得知你的心意。

 

 

沈清秋教逻辑,这在大多数人看来索然无味。除了上必修以外开的公选课人数少得可怜。而报的人也多是听说沈教授的课很水好混高分才来的。

 

只要签到一次,最后上交一篇论文就能拿到学分。

 

大多数同学除了第一节课与最后一节课之外都不会出现。

 

所留下的人中又有大多数冲着沈教授的美貌,或是为了看那总坐在最后一排对着笔记本电脑敲字节的小哥。

 

他实在是太过显眼,就算坐在后排关了灯的地方也遮不了他的光芒。

 

容色也好,气质也好。连向来不谙文艺的沈老师傅看了,脑子里都立马能冒出四个字。

 

公子如玉。

 

公选课的内容毕竟不会过于学术,沈老师讲课其实还算有趣,会把时下热门的小说中的bug挑出来吐槽,有理有据还带比喻。

 

渐渐的,为数不多的学生也把注意力从帅脸转移到课堂上来。就连那位被沈清秋心底里私称之为小公子的也会把头从笔记本电脑里抬起来,看一眼ppt。

 

沈清秋看书的涉猎范围广,照好友柳老师的说法就是“尽喜欢看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今天他能为了某本言情小说里男女主角莫名其妙的相爱骚扰木清芳一下午,只为了求证什么男女之间因为荷尔蒙互相吸引的原理;明天他也能为了检验求生类型文里的男主角能否顺利脱逃去借岳清源办公室里那套装饰用的滑轮组;后天他因为为了确认某辆豪华啪啪大巴里的一种体位能否真正达成请同学帮忙演示而被告性骚扰不得不请齐清萋帮忙辩护。

 

不知道其它逻辑学者是不是这样,沈清秋对着不符合逻辑的事物都有一种近乎强迫症的吐槽欲。关于这接近强迫症的怪癖,他总是把原因归咎于从小到大隔壁家的尚清华给他看的那一篇篇雷文。

 

今日沈清秋偶尔提到一本推理小说,称赞其中犯罪与侦破的手法臻于完美。

 

“可惜作者大概比较年轻吧,感情经历比较少的样子,对于角色的内心的处理……

 

让人,看不懂他所想表达的是什么呢。”

 

沈清秋这么说着,那敲击键盘的声音忽然停下了。

 

小公子合上笔记本,看沈清秋的目光,如凝视着夜空里最亮眼的一束光。

我也不懂。

 

公仪萧这么想着。

 

能教我吗?

 

却没有说。

 

沈前辈他并不陌生,就算沈清秋对他没什么印象。

 

这世间总是清浊难辨,他却硬要分出个黑白似得。

 

对于频繁出现于热评区的绝世黄瓜,熟悉他的人如是评价到。

 

虽然有时因为过于执着显得有些纠缠不休,其实并不让人讨厌。

 

你所探求的东西,我来替你搞清楚。

 

绝世黄瓜没写过自己的文章,他的主页里堆满大段大段的分析。似乎不愿意被人窥探到自己的内心,对于他的生活与内心翻腾着的故事却没有人得以一观。

 

吐槽区的版主绝世黄瓜,就是这样一个人。

 

沈清秋,就是这样一个人。

 

毕竟就算隐私保护工作做的再好,语气上的相似与一些特殊的着眼方式和蜜汁执着也会被仔细研究过的人看出来。

 

只是这世间这般大,遇见熟悉的人的几率太小了。

 

可是这世间又太小了,偏偏又出现了这么一个。

 

沈清秋又转了话题扯别的,公仪萧敲完最后一个字,检查过后,点发送。

 

我探求的东西是什么。

 

是你所探求的东西。

 

 

 

 

评论(3)
热度(104)

© 炸地瓜角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