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地瓜角荣

只有翻车的时候会评论的都拉黑哦,正文里已经说明了自己不看还要评论问的也一样。

【无料(已发完)】冰哥冰妹惨烈的修罗场

文:角荣 

封面:叁無无料 

cp:洛冰河x沈清秋 (并不是3p)

规格:A5 含封28p

发放数量:没了不要问了

领取方式:私信地址即可(不包邮 默认顺丰到付)出示原作订阅或个志繁体版购买记录

领取条件:此日前给本lof或者wb任何一篇渣反相关文章留过至少一条评论即可

内容为lofter已经放出的所有,详细请参见原文章

七九律政paro的一个段子

“所以我这样的人肯定没有姑娘喜欢的啦。”
在被同个办公室的年轻姑娘问到恋人的问题的时候,沈九这么答道。
“为什么,沈律师你长的又高又好看,收入也高?”
“因为我这种人,婚前肯定要签合同划清共同财产的啊。”
“哎,那样还真是......”
然而这段对话不知道怎么就传到了某个烦人法官的耳中。
“你这家伙怎么又来了啊?”
沈九这么说着,把烟在烟灰缸里暗熄。
“小九你这样不是相当于说着请以结婚的前提和我谈恋爱吗?”
“啥?”
“好啊,那就来签合同吧。”
“.......”

【漠尚】骗子与纯情

非常规abo
没肉,一滴油都没有

骗子与纯情

1.
尚清华觉得自己直的像屋顶上的房梁。
但是脆得像框里的油条。
沈清秋补充道:“而且一放就软。”

“软了就……”

2.
尚清华是omega,但是不是普通的omega。
没有精致娇俏的外表,也几乎不会让人感受到信息素。要不是那八百年一来的发情期,他一定会坚持自己是个beta。

“你这种人放在上辈子,叫内分泌失调。”沈清秋说。

3.
尚清华上辈子是个种马文写手,笔下有佳丽三千,争着给他心中的男主生满地跑的宝宝。

而现在,他成了能生娃的那个。
天道好轮回。
咳。

4.
三观这种东西其实比人们想象中的强韧的多,就算几经冲击,重建重建便能有个新的,就跟括约肌撕

【七九】和快递哥擦出了巨轮

听到特别关心消息提醒的轻响,岳清源在端庄的学术会议上偷偷低下头。

备注为“小九”的人头像是万年的灰色,上一秒发来的消息是……

您的快递已达到清净小区快递店,取货码xxxx,请于16:00前千万提走。

岳清源照例回复一个比着OK手势的表情。

向上翻,基本都是一样的消息和一样的回复。

岳清源刚想合上手机,千篇一律的聊天记录中突然跳出来一条系统消息。

你与小九互发消息连续超过3天,获得擦出火花标识。

再看对话框的最上方,小九的备注旁,已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小火苗标志。

“七号发言人!七号发言人!”

主持的喊声总算唤回盯着手机发呆的人的意思,一向认真的岳清原对着一众不敢相信的目光,露出...

【柳沈】不系舟(上)

给我圈的贺文

@circle半日仙 

最近咸太久了写万字有些吃力

后续等我慢慢吐出来

七月的最后一天我居然更了文没有达成空lof的记录


存在私设和不严谨的地方

Bug有



沈清秋有时会想,自己大概是耐穿体质。

穿到狂傲仙魔途也就罢了,也不知触动了系统哪根纤细的神经,又从现在的狂傲仙魔途穿到了十几年前的狂傲仙魔途。


可到了这个地方,系统再没有半点反应,既没有发布任务,也没有告诉他该怎么回去。


所幸他一睁开眼就发现了任务线索。


这个时间冰哥都还没出生呢,那得到最大厚爱堪称前传类男主的自然是眼前的柳清歌•小。

沈清秋见着眼前的小豆丁横剑于...

【漠尚】表白梗

华儿生日快乐www
我居然才知道实在罪孽深重
电脑前几天坏了强行用备忘录码一点

尚清华最近总觉得有些怪异,无非是漠北君总向他咨询什么要是有了喜欢的人该如何表现的话。

虽然眼睁睁看着自己笔下的主角被渣反带跑成了给佬,飞机菊苣还是有着一颗种马心。

洛冰河既然弯了,那么多妹子不愁没得泡。

个屁啊。

他本来是这么想的。

但是和漠北君站在一起,还有他尚清华什么事。

尚清华自觉自己也算面目端正胸有墨水,努力装一装独有一分温柔写意的风情,就是架不住那整整十三公分的身高压制。

阴谋!

这都是魔族的阴谋!

尚清华一边咬牙切齿,一边羡慕起同乡那个高个子壳子,除此之外还得像当年教冰哥一样给漠北君传授向天打飞机拍恋爱教程。

“大王我跟你说,一...

【冰→九】生者事

生者事


你收拾新故的一派掌门的遗物,在那几下锁着一只矮而肥的箱,被一张封咒护住肚子里所有的油水。


打开,不是想象中的至宝辛密,不过一摞儿叠的整整齐齐的折扇,和那人爱用的一个模子。


折扇被倒出来,和那被抽干的空箱子歪歪扭扭卧倒在一起。


本来铺在箱底的一张画纸轻轻飘出来,罩在那杂乱之物上,像罩着逝者面孔的白布。


拿起一看,是你再熟悉不过的青衫人影。


那扇子被一一展开了,露出各式各样的面来,山水花鸟虫鱼各不一,就算你以少时在清净峰上养出的苛责眼光去看,也不得不承认画的相当好。...


【七九】讲故事的人

人在生前想来会各种揣测死后会落到一个怎样的世界吧,虽说我的记忆与寿元以异于常人的的方式一并燃尽了,想来我也是揣测过的。


不打算过桥去喝了那碗汤转世重生的人,便在此地住着,假装自己与活着的人毫无差别。


虽不愿承认,这不人不鬼的生活还算不错。不过由于用习惯了,还是请让我称这里,以及这里的居民为“人”罢。


没人烧纸钱的,诸如我,只能找些活计谋生。我画扇面还尚可,就在路边摆个摊子,换一两张冥纸。要不是只在扇面上画得好看,想来我活着的时候应当是个画匠。


像我这样的人多,而且各种各样,形形色色。


“我没人烧纸完全是...

【渣反】摘星(四)

第四章


当年那次骨折,沈清秋并没当回事,在他心里就是大不了上厕所的时候换一只手扶着鸟儿的小事儿,没想到会让洛冰河竟然愧疚至今。


沈清秋发动自己单身狗少数几分撩妹柔情好生安抚着给黄花大闺女止了眼泪,殊不知自己这般行为更多的是一种母性的光辉。


不过一个不会撩和一个爱多想的,凑起来也恰恰好。


忙了半天正要收餐盘,手机就在兜里震。沈清秋拿起一看,来电赫然写着“打飞机”。


“沈大大啊,今天晚上同学会你来不来啊?”


沈清秋高中毕业也十多年了,总归要去和当年那帮家伙聚一聚,应了后一挂电话,就看到洛冰...

【柳沈】温度差(2)

F

沈清秋休学的那一年也不是睡过去的,回校上课讲的差不多都是学过的内容,再加上脑子聪明对套路又熟悉,就算不听成绩依旧好看。

很多上课的时候他难免觉得无聊,考试也常常做完卷子还多上那么几十分钟。

这种时候,他就常常盯着柳清歌的后脑勺发呆,还用铅笔在课桌上把那轮廓一点点地描绘出来,有时角度抓的不错还能画个侧脸。

柳清歌后脑勺虽然不长眼睛,也仿佛能感受到那总是盯着自己的灼热视线,转过头就见到沈清秋垂着脑袋写写画画,笔尖在桌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可等沈清秋抬起头,柳清歌又早就转回去了。直到老师问有没有人愿意参加艺术节的时候柳清歌转过来问他“你画的不是挺好看的,不去吗?”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考...

1 / 4

© 炸地瓜角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