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地瓜角荣

all布all

【渣反】暮后突降暴雨(漠尚)

暮后突降暴雨。

 

尚清华看了看天,

很密集。

尚清华看了看地,

积到膝。

 

打开微博,

[图片]雨大,飞机难以起飞。

 

下评,

飞机菊苣又拖更,

少一点借口,

多一点真诚,

今天说好的推新妹子的呢。

 

关掉手机,

看看隔壁办公室,

沈清秋沈科长今天加班。

 

今天只能等沈大大下班载自己回家了。

尚清华这么想着,

看见洛冰河,

走出电梯。

 

手里拿着个饭盒,

背后跟着个帅哥。

 

洛冰河,

对家公司的少东家,

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

 

大四实习的时候,

跟着沈清秋,

黏黏糊糊。

 

期限到人一走,

苍穹集团发现,

对家怎么在对面开了分公司。

 

对家分公司刚开业,

空降的总经理小少爷,

拿着999朵玫瑰,

在门口,

被刚来上班的安保部长柳清歌,

嫌挡路,

扫地出门。

 

从此,

换了攻势,

天天来,

送便当。

 

粉色的盒子,

心形状的煮蛋,

雪白的米饭上,

切得细细长长的蔬菜摆成小动物的表情。

 

沈老师,

这个好吃不好吃呀,

我做的,

每天给你做不一样的。

 

尚清华看着,

啃一口面包,

吧唧吧唧。

喝一口泡面汤,

吸吸溜溜。

 

味同狗粮。

 

心里骂,

妈的基佬。

 

小少爷不喜欢电灯泡,

尚清华看了看天上的雨,

哗啦啦。

尚清华听了听耳边的风,

呼啦啦。

心里,

凉飕飕。

 

想了想,

毅然决定厚着脸皮,

磨一磨他的好同事,

沈清秋。

 

尚清华刚想走,

小少爷背后的大帅哥看见他,

开口:

打飞机?

 

兄弟,

虽然你很帅,

第一次见人就开黄腔,

真的好吗?

 

尚清华没开口,

帅哥说,

你今天怎么不更新?

答曰,

雨太大。

 

我送你回去。

你哪位?

漠北君。

 

漠北君,

何许人也?

尚清华的男神,

对面文学网的男神。

 

留过洋,

写西幻,

高端大气,

逻辑满点。

 

打飞机总被人说,

乱写文,

角色崩坏,

随便转折,

Bug百出,

逻辑被狗啃。

 

大海啊,

全是水。

 

飞机菊苣的文啊,

全是,

后宫佳丽。

 

丰满的胸脯,

不盈一握的纤腰,

吹弹可破的肌肤。

 

大海啊,

全是水。

 

飞机菊苣的文啊,

全是,

花式啪啪。

 

行进中的马车上,

埋宝藏的山洞里,

男主,

和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七个,

有胸有屁股的美女,

啪啪啪。

 

站着啪,

躺着啪。

 

后入式,

骑乘式。

 

正所谓,

阅片破万部,

开车如酒驾,

是也。

 

一天,

飞机菊苣兴致一来,

更了一万字。

 

大家纷纷刷卡的刷卡,

投币的投币。

兴高采烈,

大块吃肉,

大口喝酒。

 

一个人留评论,

找出二十六个错别字,

七个病句,

三个成语误用,

十一处错误标点。

 

尚清华看着,

内心复杂。

 

评论区那人看到了,

大呼,

漠北大大。

随后就以尚清华写文有没有逻辑,

撕了个天崩地裂。

 

尚清华明白了,

那也是作者,

一搜,

漠北君,

没有完结作品,

一本正在连载,

粉丝惊人。

 

尚清华点开第一章,

不可自拔地,

沦陷了。

 

漠北君?

尚清华进入见着了本人,

激动又兴奋。

 

柳清歌,

下班了。

洛冰河,

长驱直入,

骚扰沈清秋。

 

尚清华与漠北君站在电梯口,

漠北君提着把黑色自动伞,

还淌水。

 

走不?

漠北君的车钥匙挂在手上晃一晃,

尚清华扭着屁股跟上去。

 

到门口,

雨如帘,

漠北君撑开伞,

提着尚清华,

像提小鸡似得,

丢进副驾。

 

飞机衣服丁点儿都没湿,

在漠北君的车内,

摸来摸去。

 

虽然尚清华,

连宝马和三菱,

都分不清,也知道这车,

好豪华。

 

老司机,

带带我。

 

话音刚落,

漠北君开起车。

 

车内播放着午夜音频,

一个男人,

向主播小姐倾诉着,

我以为他喜欢我,

结果我喜欢上他了,

才知道他不喜欢我,

的苦闷。

 

尚清华听了,

噗噗,

这人好傻啊。

 

漠北君一个急刹车,

没坐稳,

吻上玻璃。

 

说好的老司机呢,

尚清华转过头,

漠北君黑着脸。

 

啊,

司机被说技术差,

不高兴了。

 

飞机这么想着,

偷偷抱怨,

可是他确实乱刹车嘛。

一路平稳。

电台里的主播小姐开导那位先生,

您要主动出击的时候,

到了地方。

 

漠北君按掉电源,

煽情的音乐忽然消失,

车里只剩下,

呼吸声。

 

漠北君出门,

打伞,

接飞机下车。

 

雨打在伞上,

滴滴滴滴。

飞机贴着漠北君,

砰砰砰砰。

不知道跳的这么快的,

是谁的心。

 

楼梯口,

飞机看看漠北君。

刚想挥手拜拜。

 

漠北君收了伞,

走上楼,

走到尚清华家门口。

 

尚清华开门,

斟酌要不要请人家进来坐坐。

 

漠北君走到对面房门口,

咔哒咔哒,

开了门。

 

还没走进去,

转过头,

说,

记得更新。

 

尚清华一惊,

最近搬来,

一直装修吵着他的邻居,

竟然是漠北君。

 

笃笃笃。

漠北君开门。

尚清华提着袋水果,

说,

谢谢。

 

漠北君接过,

刚想说什么,

就听到对面人说,

没想到你那么喜欢我开的车啊,

想看什么体位啊,

我开给你。

 

一副,

好兄弟共享资源的样子。

 

完全没有意识到……

 

漠北君把“我是为了你的人才来看你的文”,

憋回去,

砰一声,

关门。

 

您要主动出击。

 

电台小姐的声音,

回荡在心里。

 

漠北君想了想,

对着这个家伙,

还是慢慢来吧。

 

FIN

 

评论(7)
热度(154)

© 炸地瓜角荣 | Powered by LOFTER